河紅茶——輸出路徑二(江西銅鈸山河紅茶)

更新時間:2015-05-28 10:34:27

    福州沿江往武夷山,水路距離只有300 多公里。1843 年開埠,但10 年內沒有輸出武夷山茶葉。在1853 年以前武夷紅茶仍只走廣州線,以后轉走上海線。為何放棄通暢便捷的福州口岸不走,而舍近求遠呢?

    武夷正山小種研究專家鄒新球先生,研究認為:一是鴉片戰爭中國失敗后,國人反英情緒強烈。認為英國人到中國來主要是為了攫取武夷紅茶,應以終止茶葉貿易來對抗。清直隸總督琦善說:“外夷土地堅剛,風日燥熱。且夷人每日以牛羊肉作為口糧,不易消化,若無大黃,則大便不暢,夷人將活活憋死。故每餐飯后,需以大黃、茶葉為通腸神藥。”林則徐說:“茶葉大黃,外國所不可一日無也,中國若勒其利,而不恤其害,則洋人何以為生?”這種以茶為武器的觀點,一直是清廷朝野的共識。如曾任兩江總督的大臣梁章鉅聽說英國欲辟福州為商埠,極力反對,上書說:“該夷所必需者,中國之茶葉,而崇安所產,尤該夷所醉心。即得福州,則可漸達崇安。此間早傳該夷有欲買武夷山之說,誠非無因,若果福州已設碼頭,則延津一帶,必至往來無忌。”道光皇帝曾提出以泉州代替福州,但英國“堅執不從”。二是依賴負運茶葉及商貨的數十萬力夫“都害怕在新的通商條約實施和通商口岸開放后,將陷于失業,因此他們發誓堅決反對有損于他們利益的種種措施”。由于從武夷山到福州的茶路與去廣州和上海要短得多,這其中可以“免去陸路運費以及在原價以外所附加的內地通過稅”,英國人還是下決心要打通這條通路,因此派遣了一些間諜由福州深入武夷山探路。英國羅伯特•福瓊,就是一個披著植物學家外衣的間諜。外國人在作出周密部署后,在1853 年春借口上海小刀會起義,武夷紅茶到上海的路被阻之機,美國旗昌洋行首先派買辦攜款深入武夷茶區,收購茶葉經閩江下福州,他們的嘗試獲得成功。此后其他商行也照樣仿行。武夷茶用小船順江而下,8~10 天即可達福州,一時間“福州之南臺地方……洋行茶行,密如櫛比……”不幾年時間,福州的茶葉出口迅速增加。1856 年以后,就將廣州拋在后面,居國內第二,甚至在1859 年還超越上海,居全國茶葉出口量第一大港之地位,是年茶葉出口近4700 萬磅(352599 擔)。遂使福州港成為馳名世界之茶葉貿易港。

    自1853 年福州直接出口茶葉后,武夷紅茶終于找到一個合理便捷的出口地,全部通過福州出口,不用再繞道其他港口出口了。

    廣豐地處贛、浙、閩三省交界處,水路交通四通八達。鴉片戰爭五口通商初期,廣豐茶葉外銷主要是通過水路,從廣豐洋口—上饒—鉛山—弋陽—貴溪—鷹潭—余干—萬年—波陽—星子—九江—上海。1853 年福州口岸開埠后,則改陸路由二渡關“挑浦城擔”入閩浦城,全程120 公里,然后由浦城走水路到福州。由于浦城水運條件較好,往來客商多樂于經二渡關入閩。這是廣豐人開辟的一條“茶馬古道”,它是古代中原入閩的主要商旅通道。其貨物往來,不是以馬幫運輸,而是人挑,故稱“挑浦城擔”。


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